辛竹。

=沈辛竹

开学周弧,不定期更新。


qq2944665830
欢迎扩列↑↑

【朝耀】Puppy Love

※初中生设定
※部分梗源自/同学
※无脑甜段子
※考前顶锅盖复健,严重ooc预警



王耀和亚瑟又开始冷战了。
很显然,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许是因为英语课被叫起来回答时没有某人的提示,或许是因为某人忘记带双份的点心。总之管他呢,他俩冷战从来不可能超过24小时。

但王耀肯定是因为这些而心不在焉了。英语默写时能手一抖把get into trouble 写成fall into trouble的全班估计也就他一人。王耀认命地抄了十遍词组交给老师,在老师查订正时一边掂着笔一边想着怎么才能不失面子地和粗眉毛的和解。谁知老师的下一句话就让那只笔直接从王耀的指尖掉了下去。

老师说,没有fall into trouble,只有fall in love。

王耀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住老师带着深意的目光了,只好低头假笑,拎着默写纸逃出办公室。


王耀冲进教室的一刻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他,把什么东西往他的笔记本里放。他眯了眯眼不紧不慢地走去,在那人还愣怔时一把抽出那张字条看了起来。

"耀,对不起,我们和解吧。"

他抬起头,英国少年不自然地别过头去,轻轻咳嗽一声。
“我以为你要到上课才回来的……”

王耀笑了,与此同时上课铃终于响了起来,他唯一来得及做的只是拉住了那只有些冰凉的手,使劲捏了捏。

幸好亚瑟坐在王耀后排,幸好老师已经走进教室,幸好所有人都低下头找教科书,王耀没看到亚瑟回到座位上时嘴角牵出的笑有多轻松愉快。





许多年后王耀还会感叹那才是青春的模样,而当年的青涩少年亚瑟·柯克兰怎么会长成现在的老流氓。亚瑟看着那张一直被夹在笔记本里的字条也不禁笑了出来。

“怎么,那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吗?”

“喜欢啊,真是喜欢极了。”

是你,只要你,只有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end.

【朝耀】亲吻饥渴症

※深夜无脑甜文。梗源空间。
※同居交往设定。
※严重ooc预警。





亚瑟是慢性亲吻饥渴症患者。
这是王耀与亚瑟交往后得出的结论。

在人前含蓄优雅的英国绅士,一旦与自己独处,就会想方设法地偷亲自己。拿着书路过时轻吻脸颊,睡前关灯后额头上的柔软一触,甚至在餐厅点完餐后欲盖弥彰地竖起菜单,掩着脸偷偷交换一个薄荷糖味的吻。

王耀有时也对自己恋人这样有些幼稚的行为感到苦恼。还有,服务员小姐,我知道你看到这一切了。但请不要笑得这么意味深长好吗!

于是当他的金发恋人再一次从背后环住他时,王耀终于忍不住轻轻推开了他:“嗯……我说,亚瑟,适当的亲吻有助于增进感情,但你能不能不要像划分领地的金毛一样……”

王耀没有说完,他看见亚瑟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可是,我只是想吻你啊。”

好吧,王耀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他偏过头去,轻轻在亚瑟嘴唇上啄了一下——“这个算作补偿,够吗?”

“不够。”那人摇了摇头,眯着祖母绿的眼睛笑了起来,然后凑过去,覆上对方的唇瓣,在气息交织中撬开唇齿,伸出舌尖描摹。

等这个漫长的吻结束,王耀已经红了耳尖。而挑起这个吻的英国人只是看着他笑,然后舔了舔嘴唇。

“真甜。”



老实说,王耀并不讨厌自己恋人这样可爱的小习惯。

王耀也喜欢早起时偷偷在亚瑟颊上亲一下,不过这是秘密,可不能让他知道。

亲吻饥渴症,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end.

【朝耀】Everglow

※明星sir×经纪人耀
※长弧前的最后一次更新
※严重ooc预警!无脑甜x


01.

王耀最近有些弄不懂他的柯克兰大少爷了。

作为一位红爆天际的演员兼歌手,亚瑟·柯克兰一直在公众面前保持着他的良好形象。只是最近——王耀用余光瞄了瞄身边不停摆弄手机的大少爷,心情突然有些负杂。

该怎么说呢,综艺节目上主持人问到感情状态时的支支吾吾,每天尽可能地盯着手机还不让自己知道在看什么,甚至像昨天……居然独自一人在晚上跑出了酒店!
简直就像叛逆期的孩子一样。

作为亚瑟的经纪人,王耀觉得自己简直像个保姆一样。在不用外出时照顾这个厨房杀手的三餐,给他安排每天的任务,准备采访录音节目签售。
——如果这家伙的粉丝们知道他是个厨房杀手,还会不会喜欢他呢?
想到这儿王耀忍不住轻轻地笑了一下,引来身旁英国人的疑惑一瞥,他赶紧收住笑容轻咳一声。

当然了,他们只看颜也是可能的,毕竟……亚瑟真的很帅气。

王耀决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喜欢亚瑟·柯克兰。

得了吧,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02.

“对不起,我们酒店今天没有双人床的房间了。还有大床房,要不您们……凑合一下?”

酒店前台小姐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微笑让王耀更加尴尬——自己忘记预约房间了,这下……

“亚瑟,要不你睡床,我在旁边的沙发上凑合一晚?”

“没关系的……我,我不介意。”

王耀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正看见亚瑟别过头,躲过他的视线。

“谢了,下次我做小笼包给你吃。”

“嗯,好。”

于是王耀便也同意了亚瑟单独出去的请求,自己窝在沙发里处理工作。

虽然他后来很想打死那时轻易同意的自己。



03.

王耀发现事情的不对劲是在他给亚瑟打了三个电话都没打通后。他咬着牙用GPS定位出了亚瑟的所在地——酒店旁边的一家酒吧。

王耀几乎是立刻冲下楼去,他不敢想喝醉了酒的亚瑟会干出些什么事来。

于是他就看见了安静地坐在酒吧窗边做一个安静美男子的亚瑟并把他拽了回去,选择性无视了旁边的酒杯。

回到房间后王耀立刻松开了拽着亚瑟的手:“拜托了大少爷,您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他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唇上传来的柔软温热,带着些酒气撬开他的唇让那鸡尾酒的酸甜辛辣尽数渡进,让他不由自主地沦陷,无法逃脱。

然后他就这样被英国人压在床上,那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酒后有些含混不清的英音听起来该死的性感。

他说耀,我喜欢你这么久了,你还没发现吗。
他说我简直离不开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我不管有多少人喜欢我,我就喜欢你。我喜欢你认真工作的样子,喜欢你陪我采访时严肃的样子,喜欢你下厨的样子——在吃你做的小笼包之前,我可以先吃了你吗。

王耀愣了愣,然后笑了。他说好啊我的大明星,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无论你是不是闪闪发光。然后他凑过去回吻住英国人,什么都不必多说。



04.

几天后明星先生被狗仔队拍到右手中指上的一枚银色戒指,也确实在网上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随后他经纪人先生手上的同款戒指也被扒出。

“你的粉丝都快闹翻天了,你怎么回复?”
王耀倚在亚瑟身上望着亚瑟手机微博里成千上万的新消息,似笑非笑。

“就这样呗。”
亚瑟啄了啄王耀的唇,打下一行字——

“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谢谢大家,请祝幸福。”





end.

【朝耀】恋与英国人(1)


※梗源氪与野男人(划去)恋与制作人(只是借梗!!!)
※cp仅朝耀,ooc属于我
※耀耀视角
※新年第一更是复健(搓搓手)(拿着ipad敲了半小时的成果orz)

————————————————————————


01.

最近好像很流行一款游戏。嗯,貌似还是恋爱向的……

我瞅了瞅对面女同事抱着手机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又想起了妹妹晓梅放学后偷出手机躲房里玩的沉迷,一而再再而三求着我给她氪金,忍不住摇了摇头:“不就是个恋爱游戏吗,有这么好玩?”

对面同事抬起头瞪了我一眼:“你行你上,没玩过怎么知道。”

玩就玩,就当是学习撩妹技巧得了。我找到安装包一顿瞎几把操作,安装注册登陆游戏。我王耀活了二十五年还没怕过什么,区区一个恋爱小游戏怎么可能打倒……打倒……我……呢……


淦!


……是的,我沦陷了。

掉坑里前我曾很认真地问过自己,王耀你不是为了学习撩妹和不服输玩的游戏吗,怎么玩着玩着就变成泡男人了。
不对,我怎么玩着玩着就,弯了。

管他呢,先氪了这一发一千六再说。只要一千六,奥利弗的ssr“杯糕盛宴”就到手了!我搓搓手,瞅瞅自己一张ssr都没有的羁绊图鉴,学着玄学妙招,捧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转三圈,念一串绕口令,再悄悄咪咪地点下许愿树——十连钻石,保底sr×1,普通r卡×9。

还几乎全是艾伦和克里斯托弗!有一张维克多,没有奥利弗……

“不玩了,不玩了,什么破游戏!”非气满面的我宛如一条咸鱼瘫在椅子上。


下班回家的地铁上我依然孜孜不倦地肝游戏。本来还想攒着再来一发十连结果手一抖直接点了一发……还没来得及问候叠纸公司的祖宗十八代就吓得差点在地铁上跳起来——“我靠ssr!!!”

如果说有什么比抽到ssr更高兴的,那就是我抽到了奥利弗的ssr。
如果说有什么比抽到奥利的ssr更高兴的,那就是我抽到的是限定卡“午后时光”。

这张卡面也太帅了吧!金粉色头发的英国人端着一盘纸杯蛋糕,清澈的蓝眼睛含着笑,微微颔首,站在阳光下的花园中。

“那个,先生,可以让一下吗,我要下车了……”

一个好听的男声从前面传来,我挪了挪脚,余光扫过他的脸,金发,粗眉,绿眼睛……这张脸似曾相识。

等等,奥利弗?!
等我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跑下地铁之时,那位高高瘦瘦的英国人已经走的快看不见人影了。
我一路狂奔,终于在出站口拦住了他。他有些惊异地望向我,这让我更加确定他就是奥利弗的原型。

“先生,您是奥利弗·柯克兰吗?我是您的……小迷弟!”
“……哈?”





tbc.

【朝耀】一起自拍吗


※在下乡公交车上的意识流短打
※今天好冷qwq

——————————————

亚瑟并不是很喜欢自拍。

不过这仅限于他认识王耀之前。和王耀在一起之后,他可以一天和王耀一起拍二十张,不,也许是三十张。

于是当手机提示内存不够时,亚瑟自然而然地点开相册准备删掉一些自拍。

从相册最久远的照片开始一点点下划。成百上千张照片,他的,他们的。

亚瑟又想起了他们自拍的样子:王耀总是喜欢站在他的右边,歪着头,浅浅地笑着。

在游乐园,电影院,商场,街道,家……

亚瑟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微微扬起的嘴角。

再下划,照片变成了单人的。亚瑟一个人,处在照片的最左端。

右边空空荡荡,好像少了什么。

背景是游乐园,电影院,商场,街道,家……




“是否全部删除?”



“……是。”





end.





【你们根本不懂我码完抬起头发现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乘客的恐慌!!!吓死了呜呜呜】

【朝耀】爱之梦


※钟表匠学徒sir×钢琴家耀
※是个弃梗,随便瞎糊的
※1000字短打意识流

——————————————————————————————

那江南的小城,出了一位天才的钢琴家。
钢琴家束着鸦黑的长发,生着鎏金色的双眼。
他辗转各地,巡回演出。聚光灯将他照亮。
他白净纤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舞出一支支动人的乐曲。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他笑得温润。


那雾都的小巷里,有着一位钟表学徒。
学徒有着沙金的发,略粗的眉,金丝眼镜后是翡翠绿的眼。
他与钟表滴答为伴,时间的齿轮在他手中契合。
店门风铃叮当,他起身迎人,绅士般微笑。
“Welcome.”

在雾都巡演的钢琴家,偶然闯入了那钟表店。
学徒迎出,眉眼含笑。金丝眼镜衬得那眼愈发翠绿。
学徒微一鞠躬。待看清他后只愣了一瞬,便笑问:“钢琴家王耀?”
钢琴家也只一颔首。
“您是?”
“亚瑟·柯克兰。这里的学徒。”


“我可以在此定做怀表吗?”
“我的荣幸,先生。”
“晚上有我的演出,来日再会。”
“祝顺利。”


黑天鹅绒幕布缓缓拉开,钢琴家穿着西装,对座无虚席的观众席深深一鞠躬。
他望见那位学徒,正坐在第一排。
钢琴家落座,双手轻抚上钢琴,深呼吸,然后落下第一个音。
李斯特的《爱之梦》。
从开头的恬静柔和逐步走向热烈激昂的高潮,钢琴家的技巧和感情都是无可挑剔的。
最后一个音落下,掌声雷动。
钢琴家却只是注视着第一排的那个金发绿瞳的年轻人,微微地笑着。


演出结束,钢琴家跟着乐团离开剧院。
他站住了。
学徒从角落里走出。暖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一点点缩短,再渐渐拉长。
“又见面了,真巧。”
“嗯,真巧。”
“我很喜欢你的演奏,很美。”
“谢谢。”
“那么,回见。”
“嗯,晚安。”


钢琴家和学徒走得近了。
“你学过乐器吗?”
“在我小时候,我曾学过小提琴。”
“小提琴吗……真好。”
“耀。”
“嗯?”
“如果有机会,我想听你演奏,只有我一个观众那种。”
“好。有朝一日,我会的。”


钢琴家要离开伦敦了。
他还在世界巡演,下一次见面,不知何时。
学徒做好了怀表。金色的表链,刻着罗马数字的表盘。
表盘背后,他刻上了半颗心。
“我等你。”
“好。”


临行,钢琴家紧紧攥着学徒的手。
他们站在钟表店门口,静静地。
学徒突然吻上了钢琴家的双唇。
他们在夜色里热吻,旁若无人。昏暗的路灯照亮了他们的脸。

钢琴家匆匆离去。
学徒把刻着另半颗心的怀表收进口袋,从尘封已久的柜子里找出小提琴,练着,练着那首《爱之梦》。
可他盼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舆论。
不知是哪个好事人拍下他们热吻的照片发上网,引来无数嫌恶的目光。
“耀,我们……”
“耀,和他们说吧。澄清事实,我不想害了你……”
“不,不用了。”
“亚瑟,我可以放弃所有,但我要回来。”


钢琴家被乐团推掉了所有演出,然后,“辞职”了。
“亚瑟,我来找你。”
他只留下这一句话,便独自坐上了前往伦敦的飞机。

钟表匠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钢琴家,坐在三角钢琴前弹奏《爱之梦》。

台下只他一人,静静地听着。

一曲终了,钢琴家起身,对他微微地笑着。



钟表匠练好了《爱之梦》,只为钢琴家一人的演奏。
他带着小提琴奔赴机场。
——怀表居然停了!
钟表匠皱了皱眉,却没时间理会这些。他在海关口站了很久,很久。

“CA933次从南京飞往伦敦的航班,发生意外,坠机。”
“机上无一人生还。”


学徒的小提琴被放回了柜子的角落。
所谓《爱之梦》,不过大梦一场。
梦醒,仍是一无所有,不是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