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竹。

=沈辛竹

开学周弧,不定期更新。


qq2944665830
欢迎扩列↑↑

【APH/朝耀】


同居大学生设定!
※一发完结的小甜饼

在去白金汉宫路上的短打xx
是在空间里看到的写手挑战+突如其来的脑洞,HE

----------------------------
----------------------------

七月的伦敦。
王耀早早结束了在中餐馆的打工。但即使是早结束,手表上的时针也早已走过了8点的那一格。
王耀快步走向换衣间,换下那套餐厅侍者的制服,套上了那件打工前亚瑟要他带上的薄外套。眯起眼睛,早晨发生的一幕幕又在脑海中盘旋着,挥之不去。

“最近伦敦阴雨绵绵的,别着凉了。”
英国绅士淡淡地说着,却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给王耀披上了一件自己选了很久才买下的外套。
米色的长外套里是一件格子衬衣,衬得王耀本就瘦削的身体更加娇小,让人更想搂进怀里紧紧抱住。王耀察觉到了那祖母绿眼瞳中透出的隐隐笑意,便踮起脚尖贴过去,主动靠在亚瑟的身体上,换来额上一个如阳光般轻柔的吻。
清凉的晨风抚过脸颊,王耀呼吸着雨后新鲜的空气,走在一排排公寓间的小巷中。转过一个街角,他没有回头,但他却知道,英国人就站在公寓楼下,注视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街角,一如既往。

嘴角不知不觉渐渐上扬,王耀抬起眼帘望向镜中的自己。大概是换衣时的动作太不小心,原本小心束好的马尾辫有些凌乱地散在肩头,几丝乌黑的刘海松散地垂在颊边,随着抬头的动作微微摇晃着。
王耀解下发绳,没有梳子,他只能用手代替,尽量把头发整理得服帖些。修长的手指插进发丝,拨弄梳理着,再小心翼翼地缠紧发绳,拢了拢鬓角的刘海。王耀偏过头注视着镜中人, 轻轻笑了笑,便推开更衣室的门,背起包向餐厅门外走去。

细密的雨丝打湿了玻璃窗,室内外的温差使得玻璃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窗外几点灯光晕开暖黄的光圈,氤氲在湿润的空气里,化成窗上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靠近餐桌的地方甚至还残留着小孩子的手指涂鸦,勾勒出几笔清晰的街景,交错繁杂甚至让王耀一时也眼花缭乱起来。他停在窗边,出神地望着,深不见底的琥珀色眼瞳里漾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复杂情绪。
王耀不讨厌伦敦的雨,正如他不讨厌这一座穿越了历史,融合了古典与现代的城市——雾都伦敦。或者说,正是因为伦敦连绵不断的雨花,他才会喜欢上这一座城。
突然想到了什么,王耀打开背包翻找着。果然,那把雨伞是被他忘在家里了吧。王耀轻轻叹口气,看来,只能冒雨走回去了。他不由得裹紧了大衣,抿着嘴唇向前走去。

推开厚重的大门,清爽凛冽的空气扑面而来,夹杂着细碎的雨丝,跌跌撞撞地落在王耀温热的指尖,脸颊,落在他乌黑的长发上,又迅速消失了。
察觉到身边的动静,王耀如预料到般轻轻回过头,眼神与倚在门边等候多时的英国人祖母绿的眼瞳相撞。他正偏过头出神地望着王耀,眼里浸满了温和的笑意。

“又忘带伞了?”
英国人低头看了看手中黑色的雨伞,又抬起头望向王耀,嘴角微微上扬。
“嗯。”王耀淡淡地说。他看着亚瑟直起身,撑开伞,向他伸出了手。
“反正有你来接我……”话音未落,王耀的手就被英国人牵起,一把拥入了怀中。
“走吧。”身边传来令人安心的声音,带着王耀向前走去。

七月,本是多雨的时节,在这雾都更是阴雨绵绵连绵不断。润湿的空气里弥漫着青草和野花淡淡的香味。虽然时间已晚,虽然淅淅沥沥的雨花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但那天色却仍然明亮,甚至在那雨帘后的远方,夕阳还在厚重的乌云边上镶上了一圈金边。

亚瑟原本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撑伞,此时已伸出一只手,轻轻牵起王耀修长的手指。
亚瑟的手柔软而又温暖,紧紧包裹着王耀略有些冰凉的手指。王耀则顺着他,望着他把自己的手拉起,又渐渐上移,手与布料略粗糙的花纹摩擦,直到停在亚瑟的左胸口处,似乎在引导着王耀感觉他的心跳。

“亚瑟。”
“怎么了,耀。”
抬头与低头间,王耀不知从哪里拿出一颗薄荷糖,蓝得透明的糖果被举到亚瑟眼前,淡淡的甜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豆大的雨点落在伞上,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

糖被亚瑟含在口中,薄荷的甜香与清清凉凉交错夹杂,交织缠绕。

王耀忽地踮起脚,空着的那只手环过亚瑟的肩膀。他凑上去,俯在亚瑟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王耀歪着头,等待着亚瑟最后的回复。

迎接他的是英国人突然停下的脚步。亚瑟把王耀的手从肩上移开,使了点巧劲儿把那双手两条他们的主人一起移到身前。
王耀与亚瑟面对面站着,他凝视着那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嘴角泛着隐隐的笑意。

猝不及防,亚瑟俯下身,嘴唇贴着王耀的耳际,轻轻吐出只有王耀一人能听到的呢喃:
I will.
I promise.

下一秒,王耀便猛地睁大琥珀色的眼瞳。嘴唇相触,温热而又柔软。王耀眯起眼睛,猝不及防跌进那碧绿的漩涡,像是伦敦午后的森林,阳光正好,金色耀眼的光点跳跃闪烁,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口中薄荷糖的清甜在逐渐扩散,升腾,弥漫,晕开一片微凉的,带着雨点特有的新鲜气味,成为一段永不磨灭的记忆。

黑色的伞不知何时倒下,打着旋儿落在两人身后。冰凉的雨点落了满身,却掩不去那炽热的眼神,炽热的心。

“我想和你一起,走过伦敦的每一场雨。”

王耀在亚瑟耳边说。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FIN.

评论(2)

热度(68)